历代时尚美人图散记

[日期:2014-05-21] 作者:艺术组 次浏览 [字体: ]

中国的人物画自古便有讲故事的传统。明谢肇淛《五杂组》卷七:“宦官妇人每见人画,辄问甚么故事,谈者往往笑之。不知自唐以前,名画未有无故事者。”这里所谓“宦官妇人”,似可泛指不具备士大夫欣赏趣味的民众。

1《启母涂山》 北魏司马金龙墓出土屏风画
1《启母涂山》 北魏司马金龙墓出土屏风画

北魏时期最为著名的一个例子,是山西大同司马金龙墓出土的漆画屏风,它创作在太和八年之前,屏风正面图画列女(图1),屏风之背图画先贤。列女图作为屏风画,本来是传统,不过它出在北魏司马金龙墓,以墓主人的出身、婚姻、仕途经历以及相关的若干历史背景,屏风画的题材选择应该还有它的特殊意义。当然司马金龙是政界人物,屏风和他的政治生活相关是清理中事,也许不能代表世风。

2. “天人”画像砖 河南邓县出土
2. “天人”画像砖 河南邓县出土

3. 莫高窟第285窟北壁供养人像
3. 莫高窟第285窟北壁供养人像

南朝宫体诗中的咏美人,由萦回其间的香艳气息可见得诗人入微之观察,诗笔画出的“美人图”,已远离“监戒”之传统。。《历代名画记》卷七述南齐画人,“沈粲”一条张彦远引姚最之说云“笔迹调媚,专工绮罗,屏障所图,颇有情趣”,可遥想其韵致。此际美人图常见的题材之一是女仙,或绘于团扇,或绘于画屏,是所谓“亦有曲帐画屏,素女彩扇”也(江淹《空青赋》)。在河南邓县出土南朝画像砖中,便可看到“天人”的昳丽(图2),而在敦煌的北朝壁画里,作为供养人的“清信女”,也是合乎时尚的衣带当风,袅袅婷婷(图3),竟也教人想到“笔迹调媚”之语。

4. 新疆吐鲁番阿斯塔那唐墓出土屏风画
4. 新疆吐鲁番阿斯塔那唐墓出土屏风画

盛唐屏风画中流行的“士女画”和“子女画”,早没有如列女图那样的故事,新疆吐鲁番阿斯塔那唐墓出土美人图屏风,色彩明丽娇媚,画中人无不姿容丰艳,秀色烂发(图4)。

5-1. 百戏童子 莫高窟第351窟南壁(晚唐)
5-1. 百戏童子 莫高窟第351窟南壁(晚唐)

莫高窟第361窟(晚唐)南壁的百戏童子:一小儿反首弓腰,鼓腹托起一个单腿独立的舞盘小儿(图5-1)。

5-2. 彩绘女舞俑 陕西周至县唐墓出土
5-2. 彩绘女舞俑 陕西周至县唐墓出土

《酉阳杂俎》中的这一则纪事虽然略如志怪,却别有真切近人的一种可爱。陕西周至县唐墓出土一组彩绘女俑(图5-2),也正如同从古屏上走来踏歌的舞人个个欲作弓腰而反身向后,眉微蹙,眼微合,“舞袖弓腰浑忘却,蛾眉空带九秋霜”,神情之仿佛亦如其歌也。

6. 琴 陕西甘泉金代壁画墓壁画
6. 琴 陕西甘泉金代壁画墓壁画

至于两宋,今存世的美人图很少,以女性为主角的《瑶台步月图》、《招凉仕女图》之类,与其说是美人图,不如说是风俗画。然而宋宗室赵必(造字:王象)《戏题睡屏》四绝却透出此际美人图中的一点新消息。

7. 棋 陕西甘泉金代壁画墓壁画
7. 棋 陕西甘泉金代壁画墓壁画

诗曰:“一别相如直至今,床头绿绮暗生尘。当年自是文君误,未必琴心解挑人。”(之一)“点检残枰未了棋,才贪著处转成低。一番输后惺惺了,记取从前当局迷。”(之二)“翻覆于郎锦笥看,红边墨迹未曾干。宫中怨女今无几,那得新诗到世间。”(之三)“秋水盈盈娇眼溜,春山淡淡黛眉轻。人间一段真描画,唤起王维写不成。”(之四)

8. 书 陕西甘泉金代壁画墓壁画
8. 书 陕西甘泉金代壁画墓壁画

陕西甘泉县袁庄村金代壁画墓四号墓墓室壁画中的四幅,乃清一色女儿为主人公的琴、棋、书、画图(图6~9)。出自民间工匠之手,不免画笔稚拙,但构图不俗,当有所本。墓主人并无功名,不过当地富绅之流 。而此四幅壁画与《戏题睡屏》的互证,则使人看到一向由士人所承担的风雅 ,曾几何时移到了女儿,并且又走向了民间。

9. 画 陕西甘泉金代壁画墓壁画
9. 画 陕西甘泉金代壁画墓壁画

时尚中的女子之美,至此似乎有了来自两方面的标准,其一是女子企望用男性所拥有的儒雅风流妆点自己的生活,——如果壁画为生活场景实录的话;其一是男性希望女子具有的素养,此素养,便概括为琴棋书画。

10.《四美图》 黑水城遗址出土
10.《四美图》 黑水城遗址出土

金代另有一件很是出色的作品,即出自黑水城遗址的“平阳姬家雕印”木刻版画《四美图》(图10)。所绘四美各有榜题:班姬在左,绿珠在右,王昭君、赵飞燕居中。画心上面的扁框内刊刻“随朝窈窕呈倾国之芳容”十个大字。由此可知这里另外树立了一个载道与言情之外的“选美”标准,即宫廷美人,即在作者看来是纯粹以窈窕芳容书写历史的女儿辈。

11. 宣德款青花碗(掬水月在手)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
11. 宣德款青花碗(掬水月在手)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

元明以后的美人图很少再见“时世妆”。女子多如《四美图》一般身穿集萃式的可以适用于各个时代的“古装”,而背负时代风尚所赋予伊人的讲故事的功能。故事性的空前丰富,便是明代美人图的特色之一。

12. 宣德款青花高足碗(弄花香满衣)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
12. 宣德款青花高足碗(弄花香满衣)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

金瓶梅》第五十九回写爱月儿房间里的一番布置,道“明间内供养着一轴海潮观音,两旁挂四轴美人,按春夏秋冬:惜花春起早,爱月夜眠迟,掬水月在手,弄花香满衣;上面挂着一联:卷帘邀月入,谐瑟待云来”。这里的“四轴美人”,正是当日最为流行的一组四首诗意图,专意用来表现林下风流而普及到秦楼楚馆。今天所见到的,则有数量不少的器皿图案(图11~12),可据以想见其所依凭的粉本之仿佛。

13.《十二美人》之 “烘炉观雪” 、“倚门观竹”
13.《十二美人》之 “烘炉观雪” 、“倚门观竹”

言及清代美人图,“十二美人图”好似依循十项标准为想象中的美人作成十二幅行乐图,而如同一部标志风尚的美人画谱。

14.《十二美人》“立持如意” 、 “消夏赏蝶”
14.《十二美人》“立持如意” 、 “消夏赏蝶”

《十二美人》中所谓“烘炉观雪”,题旨或可解作美人之“事”的“咏絮”;“倚门观竹”,不妨视作“护兰”;“立持如意”,则是“春晓看花”。“消夏赏蝶”中美人面前的折扇和槛外的舞蝶,似乎暗合着“扑蝶”,“倚榻观鹊”也不免令人想到“教鸜鹆念诗”。

15.《十二美人》之“倚榻观鹊” 、“博古幽思”
15.《十二美人》之“倚榻观鹊” 、“博古幽思”

“博古幽思”之幅,黑漆螺钿的小几上放着松花石砚,砚前的水盂里插着一柄小勺,几旁多宝格中的一摞书,一望可知是法帖,则美人之“技”的“临池摹帖”,其意在焉。

16.《十二美人》之“抚书低吟” 、“捻珠观猫”
16.《十二美人》之“抚书低吟” 、“捻珠观猫”

“抚书低吟”中掀开的一叶展露着杜秋娘《金缕词》:“劝君莫惜金缕衣,劝君惜取少年时。花开堪折直须折,莫待无花空折枝。”与美人居处应该有的“《玉台》《香奁》诸集”,也是同一气息。

17.《十二美人》之“桐荫品茗” 、“烛下缝衣”
17.《十二美人》之“桐荫品茗” 、“烛下缝衣”

名花,箫,砚,纨扇,金炉,香合,古瓶,异香,菱花,为美人之美烘托气氛的诸般物事,这里应有尽有(图13~17)。虽然《女才子书》的十项标准与“十二美人图”之间并没有一种直接的对应,虽然以上举出的种种相合或许只是巧合,但如此之多的巧合,至少表明二者背后有着共同的“潜势力”,且这“潜势力”乃是彼“标准”与此“画谱”的催生剂。

18. 唐代纸本“仕女图” 、19.莫高窟第45窟南壁观音经变局部
18. 唐代纸本“仕女图” 、19.莫高窟第45窟南壁观音经变局部

其实历代美人图几乎都是“雌雄同体”,从屏风上的列女图到“十二美人”屏风画,美人身上从来负担着男性或“载道”或“言情”的诉求。不过尚有一个特殊的例子,即出自吐鲁番的一幅纸本“仕女图”(图18),今藏瑞典斯德哥尔摩国家人种学博物馆。这是一幅女子的立像,其发式姿容以及绘画风格,均与敦煌莫高窟第45窟南壁观音经变中的女子十分相近(图19)。壁画的时代为盛唐,此图的年代似亦近之。